益海嘉里石家庄“抢”粮 粮价小涨惜售风大涨 新闻频道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烽火中文网_福州四中_丰益国际|杜洋工作室|读者网|东至二中文正
阅读模式 房地产库存超5万亿 发改委再度约谈食用油涨价企业 信号商卡斯柯回应动车事故 北京建筑业劳动合同范本出炉 [组图]车晓离婚后否认3亿分手费 [股神争霸] 涨停王浮出水面 馨月:央行意外降准的三大原因

  在河北藁城,有一个盛行的说法是 “当地粮食储备企业要制定粮食收购价格,还需要与跨国粮商益海嘉里集团协商。”而一名面粉加工行(601398,股吧)业的资深人士也向记者透露,益海在附近各个县都有粮站。2009年就因为有它的存在,附近的粮食价格才从麦收时的0.80元一路抬升至今年春天的1.12元。

  从2005年以来,益海嘉里集团到华北重镇石家庄建立了石家庄分公司,并于2007年12月31日投产。相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对石家庄地区的小麦收购价格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抢粮”进行时

  “粮库里边现在什么都没有,所有的仓库都是空的。收粮这个事情现在真不好做。”张村粮库的管理人员李京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张村粮库全称为“益海(石家庄)粮油工业有限公司张村粮库”,是跨国粮商益海嘉里集团石家庄分公司(益海(石家庄)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海)下属粮库,坐落在石家庄市管辖的藁城市境内,据称是益海设在石家庄范围内的唯一粮库。李京的职责就是看守仓库,并为公司寻找粮源。

  据李京介绍,张村粮库的储存能力大约为一万吨,过去小麦收割以后门口的车队排成长龙,但今年粮食收购却很困难,该库目前每天的小麦收购量还不到10吨。“我们的任务就是收粮食,没有粮也只有自己想办法。”李京说,他们找粮食的方法就是每天给关系户打电话,只要有粮,就想方设法把粮食买下来。据介绍,7月2日当天,张村粮库的小麦收购价是每斤1.04元。

  “光是电话谈好还没用,电话确定好价格以后,还得骑着摩托车到关系户那里把他接回来,要不然别人在半路上可能就把他们给截走了。”藁城市粮食市场专门收购小麦的商人周华兴这样对记者说。周华兴两天前接了两辆三轮车的小麦,是从大约50公里外的地方拉过来的,每斤的收购价是1.05元。周华兴说,他目前每天能收到的小麦也仅有10吨左右,最多不超过60吨。而在往年的麦收时节,每天在粮食市场上收到的粮食堆得都像小山一样。

  藁城市粮食市场管理人员杨文力对记者表示:“过去一到这个季节,进入市场的大车小车排成长龙,市场内到处都是人,完全不像今年这个样子。”记者看到,该市场内的确人员稀少,很久才会有几个人或者一辆车进入,而这些市场内专门为经营者准备的饭馆等服务场所均大门紧闭,市场警务室也没有人上班。

  位于藁城市贯庄村开发区的河北五星面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今年粮食不好收。“春节后4个月,我们一直都在各处拜访客户,请客吃饭,联络感情。但尽管如此,许多人在麦收以后,还把没有晒过太阳的麦子拉过来了,这些麦子水分太大,根本不符合要求,收了也会烂掉。”

   后市看好 农民惜售

  是什么原因让粮库冷冷清清?粮食又都到哪儿去了呢?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人士认为,首先是石家庄地区冬天天寒减产,其次是由于看好后期的粮食市场,造成农民惜售,再一个原因是多主体收购,造成许多粮食被小贩从田间地头就已经收购了。

  藁城市粮食局局长李志申告诉《每日经济新闻》,今年麦收以来,小麦市场价格就一直高于国家确定的托市价格,但因为小麦产量因天气原因受到影响,价格高也是有价无市,粮食购销企业和用粮企业虽然都开仓收粮,可效果并不理想。他担忧企业收不上粮食、没有粮食储备,万一遇到突发事件会给应对工作带来困难。

  新世纪(002280,股吧)面粉厂的张超告诉记者,他做了十几年的面粉生意,还没有遇到过收粮食像今年这样困难的,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农民惜售,所收的粮食都存起来做口粮了,没有多余的小麦拿出来卖。“市场有传言说今年的粮食价格肯定要涨,这也造成观望气氛浓厚。”

  藁城市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刘玉龙表示,今年该库有16000吨的粮食收储轮换任务。上半年,该库已经收购了12000多吨2009年的陈麦子;而在2010年夏粮收割后,到目前为止只收购了大约1000吨小麦,还没有达到收储的目标。刘玉龙说,今年是近10年来最为清闲的一年,过去收粮季节门口都是车,还常常需要库里的人出去疏导交通,今年则几乎没有人上门。

  在藁城市岗上镇塔元庄村,一名叫高常莲的妇女告诉记者,该村过去的小麦亩产达到700~800斤左右,今年却只有400斤多一点,“我弟弟家有2.7亩地,今年才收了大概1100斤计算,这能有多少收入?”高常莲说,麦收时麦子的价钱是最便宜的,一般只有缺钱的人家才会在这个时候卖。

  7月5日,北京东方艾格农业咨询有限公司分析师马文峰告诉记者,小麦是今年所有农产品(000061,股吧)中价格涨幅最小的农产品,相对于2009年来说市场反应正常。而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与国家统计局农村社会经济调查司近日联合发布的《2010农村绿皮书》预测,2010年粮食生产价格上涨率可能超过5%,进而带动农产品价格总体上涨4%。

  收购主体趋于多元化

  据石家庄市粮食局购销调控处处长单丽娟透露,目前在石家庄辖区范围内,共有590多家拥有粮食收购资格的企业,其中国有企业只有80~90家,其余主要是个体和私营企业、股份制企业和外资企业;从经营范围来看,加工面粉的企业有300家左右,其余是专门做粮食贸易的企业。

  “过去只有中国粮食储备总公司一家收购粮食,但用粮企业在市场紧俏的时候发现,中储粮库里的粮食价格也很高。因此粮食企业只要有能力,现在都要到市场上收购粮食,以储备一定的数量供未来使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中国粮食购销体制放开以后,各类主体相继进入粮食购销领域,改变了过去由粮食局以及中储粮一家收购粮食的局面。

  记者了解到,在2010年的粮食收购中,国有大企业中除了传统的中储粮集团外,中粮集团和中国华粮物流集团公司所属企业也都获得了粮食收购资格,加上外资丰益国际及其所属的益海嘉里集团在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建立的分公司陆续建成投产,河北、河南和山东等地一下子增加了许多有实力的收购主体,使得市场的竞争趋于白热化。

  刘玉龙告诉记者,今年粮食价格上涨较快,原因主要是收购主体比较多,都在抢粮源,此外因灾减产和农民惜售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除了中粮集团、华粮集团等企业以外,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在藁城当地投资建厂的益海嘉里,该企业今年从他的库里购买了5000吨的轮换粮。

  对此马文峰表示,早在5年前益海嘉里就通过合资、合作等方式进入了中国的粮食购销领域。在诸多外资企业中,益海无疑是进入最早、布点最完整的一个。

  益海所属张村粮库的李京表示,今年想收粮收不上来,实在没有办法时也只能出高价买。记者从石家庄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复印的工商注册档案显示,在益海(石家庄)粮油工业有限公司的业务范围中,含有粮食购销和加工的项目。藁城市粮食局也证实,益海已经获得了粮食收购许可证,可以从事粮食的收购和经营。

  单一企业很难影响价格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过去一周中石家庄地区的小麦价格几乎是一天一变,但普遍高于周边市场的价格,更高于今年国家粮食局制定的托市价格。一种观点认为,藁城甚至石家庄地区的小麦价格是由市场所决定的。

  但另一种观点却认为,藁城市乃至石家庄地区的小麦价格高企,与益海等企业直接涉足粮食收购和加工有关,在此情况下,小厂只能跟着大厂走。当益海抬高价格时,其他面粉厂和粮食收购企业只能跟风,有时候为了获得粮源,甚至不得不以高于益海的价格收购粮食,结果造成了成本高企。

  五星面业总经理杨新良告诉记者,藁城市的小麦收购价格一般比周边的山东、河南等地每斤高出五六分钱,主要原因是益海进入后,对麦子的质量要求不高,“什么麦都可以要”,从而拉高了价格。

  藁城市粮食局一名官员告诉记者,在藁城范围内,国家粮食储备企业要制定粮食收购价格往往“要与益海协商”。他说,以中储粮为代表的粮食储备企业本身没有加工业务,其收储的粮食最后都需要卖给加工商,其价格也由加工商来确定;而益海本来就是一个拥有粮食收购资格的企业,在能够直接面对市场收购粮食之时,很难想象还愿意忍受一个中间环节。

  但刘玉龙对此却认为,粮食市场是一个政策市场,国家出台什么样的政策就会有什么样的价格,单一的企业很难对粮食价格产生大的影响。“如果国家发现市场上问题比较严重,就会出台相应的调控手段,市场就会发生变化。”刘玉龙表示,目前的市场价格有些不正常,他相信国家将在很短的时间内出台相关政策。

  藁城市粮食市场商人周华兴认为,粮食收购价格是由市场供求关系决定的,本地市场没有任何企业能够对市场产生决定性的影响。而张村粮站的李京也认为,粮食收购价格是由市场决定的,“粮贩都知道这几家企业的联系方式,他们有粮了都会通知,谁出的价钱高就会给谁,并不看你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

  利好还是危机?

  外资企业进入中国粮食购销领域究竟是好是坏?对此郑风田认为,目前多元化收购主体以及外资进入中国粮食的购销环节,短期内能够看到的好处是粮价上涨让农民得利,减少了原粮食收购系统 “吃拿卡要”等恶习,但长期来看对国家和地方的粮食安全存在一定影响。

  郑风田表示,外资企业等多主体进入粮食购销领域后,有可能使政府有关部门不能及时掌握粮食库存和购销状况,导致难以做出正确的决策。在当前的通胀预期下,部分企业和商人会囤积粮食,然后放出各种信号,像炒作绿豆一样趁机炒高粮食价格,这会对粮食市场的稳定和社会稳定产生巨大影响。

  “外资参与中国的粮食购销领域,在深刻了解中国粮食市场后,存在配合国际粮商炒高粮食价格的风险,从而有可能给中国制造难以挽回的伤害。”郑风田说,实际上外资渗透进中国粮食领域已经比较深了,前几年出现国际粮价上涨的时候中国用巨资进口粮食、国际粮价大跌时大量出口粮食的现象,这应当引起有关方面的警惕。他认为中国应建立起有效的监控和限制措施,严密关注跨国粮商的粮食流向。

  藁城市粮食局业务科科长刘建设表示,粮食是战略物资,在目前开放的条件下允许各种主体来收购粮食,对售粮农民和农村经纪人来说,谁的价高给谁,机制比较灵活,他们也会从中受益。“而在紧急事件的应对上,本地企业和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往往能和政府站在一起。”目前,益海已经建立了很规范的工作模式和发展模式,只要在大的方面没有违反中国法律,政府也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对方做什么和怎么做。

  单丽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目前粮食局对粮食市场的控制已经大大弱化了,已经将工作的重心转移到掌握宏观的数据和对市场进行平衡上。“我们现在了解市场的主要手段就是通过各企业每个月报上来的基本数据进行分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