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粮商益海嘉里石家庄争粮挤垮本土中小企业 产经 产业新闻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烽火中文网_福州四中_丰益国际|杜洋工作室|读者网|东至二中文正
阅读模式

  “动用小三轮 动用所有手段”

  每经记者 黎光寿 发自石家庄

  “我敢断言,100吨以下的根本就活不下来,今年底全垮完;300吨以下的,3年后你再来看看还剩下几个。”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河北五星面业的杨新良不无忧虑地说道。

  在五星面业所处的石家庄市藁城,一场有关“抢粮”和生存的“战役”正在悄然进行着。对于大多数当地的中小面粉加工企业来说,与其说是“抢粮”,或许“被抢粮”的描述更为准确。受今年初以来北方低温天气的影响,在小麦大规模减产的背景下,外资加工企业在收购市场上的大举进军,令得藁城成为了这场“粮战”中,本土中小企业生存状态的一个缩影。

  作为在中国发展最为迅猛也是规模最大的跨国粮油综合加工企业,益海嘉里推动了粮油加工市场的革新,可它的进入在同业看来却是导致市场竞争加剧的主要原因。大鳄面前,本土的中小加工企业何去何从?

  “强者”益海嘉里

  从石家庄市中心的火车站出发,沿裕华路一直往东走30公里左右,在藁城经济开发区内的扬子路上,就是跨国粮商益海嘉里石家庄分公司——益海(石家庄)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海石家庄分公司)。远远看上去,在空旷的平地上建起来的厂房和粮库就像一座城,只是人特别少。

  河北省人民政府下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显示,益海石家庄分公司由河北省粮食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益海嘉里投资有限公司和丰益-ADM面粉投资私人有限公司共同出资1亿元人民币注册成立,总投资2亿元。该公司的经营范围是“粮食、油料(不含大豆、菜籽)收购、深加工及相关产品的仓储、中转和销售;生产和销售食用油的包装材料。粮油、饲料、饲料原料及添加剂的批发及出口贸易……”值得说明的是,益海石家庄分公司没有粮食贸易的进出口权。

  “至少在石家庄范围内,我们的设备是最先进的。”2010年8月18日,益海石家庄分公司总经理李九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公司自2007年12月底建成投产以来,目前已经形成了日产1000吨的面粉生产线和日产600吨花生油的生产能力。石家庄市粮食局多位人士也都对记者表示,在石家庄范围内,益海石家庄分公司已经成了面粉加工业的龙头企业。

  “石家庄日产1000吨的面粉厂用工是400多人,而我们只需要200多人。”李九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大量采用了新设备新技术,生产线上用工较少,给企业带来了非常强大的竞争优势,也促进了该地区的产业升级。

  李九成认为,益海嘉里对农业产业链的形成产生了积极的作用,“藁城是优质麦主产区,过去政府推广优质麦,用尽许多手段推广,效果都不理想,益海嘉里的收购价格比普通麦子高出几分钱,农民不用政府强制就种上了。”

  而在记者对石家庄市粮食局、粮食协会和藁城市粮食局以及多家面粉加工企业采访时,这些部门和企业的多位人士也对益海嘉里在当地的作用给予了积极的肯定。藁城市粮食局业务科科长刘建设告诉记者,从政府的角度看,益海嘉里引进了先进的管理模式;从企业的角度看,益海嘉里现代化的发展模式、工作模式和社会模式对本地的企业也是一种启发。

  李九成介绍,益海石家庄分公司生产的面粉一共有120多个品种,主要生产的是中高档面粉,主要供应北京的部分五星级酒店,还提供给部分饼干厂和面包厂,并且为康师傅和石家庄附近的肯德基提供面粉,“我们的面粉填补了国家的多项空白,和本地的面粉加工企业不构成竞争关系”。

  “弱者”中小企业

  尽管益海和当地粮食部门官员等都认为益海石家庄分公司并未带来产品上的直接竞争,但这个庞然大物的入驻,确是给石家庄当地的同类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因为“口粮”毕竟有限。

  沿着益海嘉里石家庄分公司东南方向的公路,在大约10公里处的藁城市岗上镇大同村,就有着一家名为“梨花面业”的当地面粉加工企业。

  梨花面业的老板王文真告诉记者,面粉加工企业最重要的就是粮源。“收购时,有的企业想抬价就抬价,我们收不上粮;销售上,有的企业想压价就压价,(以同样的价格)我们卖出去就是亏损。”王口中的“有的企业”,其实就是指10多公里外的益海石家庄分公司。

  据王文真介绍,梨花面业产能是日产面粉140吨,2009年生意还不错,挣了一百多万元,2010年以来行情不好,每天产量不足三分之一,麸皮价格下跌到0.50元左右,每天都要赔300元到500元,上半年已经亏了10多万元。“现在市场不好做,小麦很难收上来,我们没有一点生存的空间。”王对记者表示,梨花面业今年以来只做来料加工业务,帮助周边农民磨面粉维持生存。

  距离梨花面业不到2公里处,有一个规模稍大的豪雪面业。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办公室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干了20年的面粉,才把工厂扩大到日产300吨的规模,可现在干不下去了,原因同样是——“收粮的时候我们只能跟着益海的价格走,而卖面的时候,益海的价钱比我们的便宜。”该人士说,2010年以来,豪雪已经赔了50万都不止。

  河北五星面业总经理杨新良告诉记者,在原粮市场上,益海的需求量太大,推高了粮食收购价格。以五星面业的小麦收购价格为例,一个是跟着中储粮跑,一个是跟着益海跑,不管是谁,只要提高了收购价,他们只有提得更高,否则收不上粮。

  河北辰风面业老板赵国辰向记者回忆道,在益海嘉里到达前,河北省粮油批发交易中心的交易方式很灵活,每一次拍卖国家储备粮食,可以随时付钱去拉粮,企业并没有太大的负担。而益海建成投产以后,赵国辰说,到该交易中心拍下来的粮食,一个单子的数额就要达到5000吨甚至10000吨,要求一个月必须付清货款,两个月内必须出货,否则没收定金,对企业影响很大。

  对于中小企业“抬高收购门槛”的“指控”,李九成则认为,益海石家庄分公司年加工量为25万吨,只占河北省小麦年产量1244万吨的2%,远不能达到操纵市场的规模。据他介绍,益海石家庄分公司成立以来,一直靠拍中储粮储备的托市粮维持生产,也自己收购一部分粮食供企业生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过程中了解到,虽然益海嘉里主要生产高端面粉,但其也开始了低端市场的销售。在益海石家庄分公司所在的河北省藁城市岗上镇塔元庄村,益海嘉里的面粉已经摆上了村里粮店的货架,其50斤装面粉的零售价是62元。豪雪面业人员表示,益海的面粉批发价是每包61元,而豪雪的批发价是每包62元,如果面粉的批发价能够达到每包64元,就能够保本了,企业才有活路。

  “口粮”争夺战

  而对于今年来的情况,李九成告诉记者,2010年以来石家庄附近小麦因灾减产20%到25%左右,6月份国家托市粮拍卖步伐减缓,农民能够出售的粮食减少,且对涨价的预期比较大,形成惜售风,河北省也一直没有启动国家托市粮收购政策,各企业心里都没底,纷纷上市收粮,因此造成了市场上多主体抢粮的局面。

  李九成同时坦言,“粮食紧张的时候,我们为了保证企业的生产,就让贸易部的同事找收小麦的小三轮到千家万户去收粮。究竟找了多少小贩我也不清楚。”他表示,益海石家庄分公司日常储备的粮食,根据日产一千吨的量,一般储备两万五千吨到三万吨左右,“贸易部用了所有能用的手段(去收粮)”。

  多家接受记者采访的企业告诉记者,在2010年上半年最为缺粮的时候,多家企业已经停工停产,但只有益海嘉里货场上堆积了小山一样的粮食,生产也没有停下来。

  据悉,2010年春节以来,在河北藁城,小麦价格一直处于上升态势,而到了4月份以后,“收粮难”困扰了藁城当地的中小企业。

  藁城市粮食局业务科科长刘建设告诉记者,除了益海石家庄分公司外,藁城市16家日产面粉超过100吨的企业,到6月底时只有极少部分还在正常生产,绝大部分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而日产面粉50吨以上100吨以下的代加工企业一共有50多家,都只在本地做代加工业务,靠收取加工费生存。

  2010年6月时,在藁城市贾市庄镇到市区廉州镇的公路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 新世纪 面粉厂、李平精粉厂和昌盛面粉厂。因为收不到小麦,3家面粉厂都处于停工状态。一名专门往返山西和藁城的大货车司机告诉记者,他一般是从山西拉煤到河北藁城,再从藁城拉面粉到山西,但今年4月份以来,能拉到的面粉越来越少了。

  昌盛面粉厂老板张更区告诉记者,当天他们厂子总共就收了一车麦子,大约有2吨左右,“我们每天的加工能力有100吨,每天能够收上10吨就可以活下来了,可是市场上收不到麦子”。他表示,今年的面粉厂都不好做,现在他只有采用给附近居民换面粉和订单加工的模式,保证自己不亏钱,慢慢地维持生存。

   中小企业路在何方

  一边是实力雄厚且生产力先进的国际性大企业,一边是在生存边缘苦苦挣扎的当地中小企业,在大企业带来产业升级契机的同时,对于一部分中小企业来说,则可能是一场关乎存亡的灾难。

  石家庄市粮食局行业发展处处长翟入青告诉记者,石家庄地区的小麦年产量在500万吨左右,但商品率只约40%,实际的面粉加工企业产能已经处于过剩状态。“现在就是益海发展势头最好”,他表示,原来他们是日产面粉1000吨,马上又要上新台阶了。

  石家庄市粮食协会会长张茂林则为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石家庄市有粮食加工企业220多家,其中日产面粉100吨以上的企业有100家左右,只有黑马面业等少数企业的规模目前暂时和益海石家庄分公司旗鼓相当。

  张茂林告诉记者,石家庄地区面粉加工企业的年加工能力近500万吨,但实际开工率只有一半左右。“现在能够正常生产的不超过10家,停产、半停产的企业比较多,正式关门的也大约在十几家左右,但都没有在工商部门登记撤销,也没法统计。”张表示,许多面粉加工企业采取以销定产的方式缩减规模减少亏损,部分企业退回到依靠附近村民来料加工生存的地步。

  刘建设对此认为“竞争不可避免”,虽然益海的进入必然遭遇同行业的竞争和排挤,但受到了政府的欢迎,“他们引进了现代化的管理模式、工作模式和发展模式,给我们也是一个启发”。

  据刘建设介绍,根据政策规划中的分工协作模式,以中储粮为代表的国有粮库从农业发展银行获得资金,再到田间地头去收购农民的粮食,按计划卖给粮食加工企业,这其中每年都要面临贷款难、厂房设备和机器设备老化、仓库保管技术等问题。更重要的是,国有粮库并没有加工业务,在卖粮时,价格掌握在终端用户手里。

  刘建设表示,与国有粮库收购粮食需要贷款不同,益海则是用自有资金收购。“每年藁城用于收购的资金有3个多亿,其中1.8亿是农发行贷款,1.2亿是社会资金,但益海每年用于买粮的资金按每斤1元钱算,都要6亿元”。“益海从购买到销售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它可以把中间的差价节约出来,回馈给农民和消费者,只需要赚取加工费就可以,从而具备了更大的价格优势。”这一优势从益海嘉里日产1000吨的面粉生产线比同业节约200人的状态就可见一斑。

  “益海带动行业产能的跃进,不是好事,也不是坏事,但对落后的产能来说是坏事。”刘建设认为。“本地面粉加工企业的主要市场在本地,运输成本低,对应的消费层次也低,而城市的消费者越来越不认可小厂的产品,小厂不具备竞争优势。”张茂林说,这也势必意味着有的企业会停产,有的企业会被淘汰。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 相关报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