芽笼是新加坡真正唐人街?个性随遇而安逆来顺受 新闻中心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烽火中文网_福州四中_丰益国际|杜洋工作室|读者网|东至二中文正
阅读模式

/1253522449_aQ6W1H.jpg> 随着居民人口的改变,芽笼的社会景观一直在变化。(摄影/龙国雄)

  中新网9月21日电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熟悉新加坡芽笼的“芽笼人”也许会告诉你,芽笼才是狮城真正的“唐人街”。今年1月,新加坡的英文生活杂志“IS”曾以“Gong Xi Geylang”(恭喜芽笼)为封面故事,宣称芽笼成为新的“唐人街”作为卖点。

  岛国最早的“唐人街”是具有历史印记的牛车水。如今芽笼因为房租廉宜,生活方便,吸引了不少来自中国、印度、孟加拉等地的外国客工,以及一些经济能力一般的外来移民。从这个意义上说,芽笼“唐人街”的说法并不准确。但是,芽笼最近几年出现的三多:火锅店、手机店、网吧,以及不断涌现的华文招牌,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这种说法背后,有一定的依据。

  该报在8月24日报道了牛车水的变迁,这一次继续去看看芽笼,在外来移民和客工以及外来文化的影响下,有些什么变化。

   “芽笼人”说芽笼

  台湾永和豆浆油条大王专店老板董戎接受记者访问时说:“在芽笼聚集的中国人之多,超过牛车水。这一条街(芽笼路)都是中国人。因为老板在芽笼租房子给他们住。”他指出,芽笼的房租,一间房间设4个床位,一个床位是160元。

  董戎(50岁)原是台湾人。他的父亲在台湾永和市做了40年的烧饼油条,经营当地两家著名的豆浆油条店。1986年,27岁的董戎受邀来新加坡传授油条烧饼的厨艺,授艺地点便是坐落在芽笼的本地第一家台湾永和油条烧饼专店。随后他接手了生意,自此在芽笼做生意、生活超过20年。他在1995年成为新加坡公民。

   网吧顾客群不小

  芽笼网吧之多,说明了这里有一群为数不小的顾客群。“网吧”是沿用中国的名称,指的是提供上网服务的专店。

  从芽笼27巷往下走,15分钟的步程有超过10家网吧。它们有的设在手机店旁边,有的设在咖啡店楼上的二楼店铺。据非正式统计,芽笼地区的网吧超过20家。这些网吧多是24小时经营,晚上到清晨还设优惠价,吸引网民通宵上网。

  董戎说,芽笼几乎每一家网吧都设有QQ工具。这种聊天通讯程序主要是中国人在使用,反映了中国人使用网吧的普遍。

  陈亨利最近在芽笼开了一家网吧。网吧设在一楼手机店后面,手机店也是他的生意。他说:“上网吧的主要是客工,中国人、印度人、孟加拉人都有,也有外国游客。客工需要上网联系家人。”

  中国国货超市总经理何纪仁(35岁)是新加坡人,9年前开始在芽笼经营资源回收生意。他列举芽笼近年的变化:“芽笼以前是马来西亚人聚集的地方,所以有不少煮炒摊。现在煮炒摊越来越少,而整个芽笼只有两摊卖鸡饭,就在17巷和27巷。至于杂菜饭熟食摊,现在卖土豆丝、海带、番茄炒蛋……都是中国人喜欢的菜色。咖啡店里卖中国食品的熟食摊也越来越多。芽笼的手机店特别多,它们也是看准中国客工市场。至于兑钱的服务,反而是牛车水比较多,因为那里提供的汇率较好。”1

   中国货品有市场

  何纪仁告诉记者,由于看到在芽笼生活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于是2006年他就在芽笼27巷附近开办中国国货超市。短短两年里,他的店面从800平方英尺扩充到6700平方英尺,去年6月还在19巷开设分店,可见市场的潜力。超市售卖的货品除了制成食品,还包括新鲜货品、护肤品,二楼也售卖服装,迎合中国女性的时装喜好。

  何纪仁说,超市的货品主要是满足中国客工和中国新移民的饮食需求,例如豆腐皮、鲶鱼、鸡头、鸡脚等食材,本地人少吃,却是中国老乡炮制美食的重要食材。至于中国人熟悉的国货品牌,如王老吉凉茶、康师傅面等,更是让顾客感到亲切的基本货品。他说:“每10个顾客里面,六七个是中国人,其他是本地人。”

  从国货超市的受欢迎货品中可以看出,源自中国的顾客当中,客工和学生参半。何纪仁指出,客工的消费比较精打细算。为吸引他们,超市的中国啤酒采取薄利多销策略:“别人一支‘老虎’(Tiger Beer)卖5元,我们卖中国啤酒(如哈尔滨啤酒等)卖3元8角。”

  超市的另一畅销品是Evian矿泉水,顾客以中国学生为主。他说:“中国来的学生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喝矿泉水会选择名牌,而不是普通的Ice Mountain。”

  最近人力部调整政策,许多外国客工在工作准证到期后无法续办。大量客工回乡,网吧或国货超市的生意都受影响。此外,越来越多客工被安排住进客工营,在芽笼租床位的客工也明显减少。

  虽然生意受到一定影响,何纪仁却认为,中国国货在本地还是有需求的。他说,年底在兀兰和裕廊将分别有国货超市特许经营的专店。这两个地方有不少中国来的新移民,相信会有高需求。

  何纪仁也打算进军中国广州。他说,近年中国经济腾飞,中国出产的食品光是满足内需已经足够,不需要特别经营出口生意。为了确保货源,他认为在中国办超市,能够占有地利。

  多年来在新中两地跑的何纪仁认为,新加坡引进中国人才是需要的。从中国市场表现的活力和创意,让他体会到:“不引进中国人,将来(新加坡)有可能会比他们落后。”

   芽笼的鲜活魅力在哪里?

  董戎20多年来都住在芽笼。从前住在9巷店铺楼上,现在住17巷。在7-11便利店还没有进入芽笼之前,他所经营的“永和豆浆油条大王”就已经是24小时营业。生意最兴旺时,店门一天关了6次,因为客人络绎不绝,豆浆油条卖光了,让讲究现叫现做的厨房忙不过来。生意最好的是在晚上10时至清晨3时。

  永和豆浆在2007年11月搬到现址(芽笼27巷附近),10个客人当中有9个是本地人,本地人中又以华人占绝大多数。

  在芽笼生活多年的董戎,用8个字勾勒了芽笼的个性——“随遇而安,逆来顺受”。

  他说:“芽笼就是一个随遇而安,逆来顺受的地方,什么文化都要接受。”他根据生意特色把芽笼分区。他说:“1巷至7巷是火锅城。7巷至23巷汇集了咖啡店、小超市、网吧、红灯区。至于25巷至40巷,未成气候。”

  过去10多年,芽笼每几年便出现新景观。他仿佛细数“乡志”事件般指出,1995年以后,印度人开的杂货店越来越多,近年又开始式微;1998年开始掀起中国热,中国“小姐”越来越多;2004年,咖啡店越来越多,“小姐”和先生一杯咖啡一瓶啤酒就可以坐通宵;2002年,“小姐”排到马路边,清晨3时,芽笼路会塞车,车子开得慢因为看小姐;今年4月扫黄,“小姐”被扫走了。

  芽笼的公开秘密,即它也是狮城的红灯区。“小姐”从街巷消失,令芽笼失色不少,过去光靠午夜到凌晨卖啤酒卖咖啡维持经营的咖啡店生意深受打击。

  董戎说:“华人讲风水。芽笼虽然街巷杂乱,但是这样才能聚集人气。牛车水的问题就是街道整理得太干净太整齐了。”

  走在芽笼大街上,你会被直竖着、写着华文字的大招牌吸引。只要想到这些招牌都是在这几年突然冒出来的,便能领略这个社区由市场力量主宰的活力与生机。就连平民化的理发院也熟谙顾客心理,用客工的语言作招揽,文字广告这样说:“老乡,这里剪发最便宜”。

  芽笼鲜活的魅力,见证了外来的移居人口通过饮食起居,每一天都在塑造社区多元多变的个性。

   牛车水·芽笼:变与化——采访侧记

  牛车水和芽笼的专题虽然是分别进行,但采访计划是同时诞生的。

  一个多月前,《新汇点》编辑团队开会时提出一道社会学问题:牛车水的新移民仿佛越来越多,近年开了很多家中国地方菜的餐馆,到处看到、听到来自中国的客工、新移民;与此同时,芽笼也出现很多来自中国的工人,许多由中国新移民开设的,亮着醒目华文招牌的餐馆、熟食摊,以及迎合社区需求的中国国货超市相应而生。

  我们尝试要回答的是,作为“Chinatown”(唐人街)的牛车水是不是在经历最新一波的“唐人街化”?而芽笼的“唐人街化”和牛车水又有什么不同?谁的程度更深刻?

  我们更关心的是,新来的成员对社区原有面貌和居民生活产生什么催化作用。

  任何有历史感,或童年回忆深植在牛车水的新加坡人,对于牛车水会有一份“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亲切感。海山街的豉油鸡,大同饼家的“嫁女饼”,珍珠坊小贩中心的酿豆腐,牛车水大厦的富良唱片店,还有二姑糖水、林志源肉干,以及东兴的蛋挞,良辰美景的老婆饼,前大华戏院对面的兑钱服务……牛车水总有至少3个或更多理由让我每次走访时不会匆匆经过,而会怀着一份“难得到此一游”的心情坐下来,吃点东西,又打包点什么给朋友和家人。

  现在的牛车水,新与旧一样醒目,原因是新的很新,保留下来的则代表了传统和回忆的老字号商店,它们的服务至少也有半个世纪的历史,所以旧的很旧。

  老字号商店经历了牛车水这数年的变迁,眼看同一条街道商店的租户,和翻新后去年重新营业的牛车水熟食中心的摊位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了新人经营,倒有一份冷暖自知的感叹。

  在交谈过程中,让人强烈地感觉到,他们也有随时因为租约问题,或经营难持续而关门大吉的心理准备。言语之中充满危机意识,却又无奈地表示又能怎么样。

  牛车水的新成员却看到牛车水的商机、便利、光鲜一面的文化魅力。他们没有经历过牛车水的变迁,他们没有历史的遗憾,也没有感觉自己是政策下的牺牲者,因此面对媒体发言时少了一分警惕,多了一分好奇。

  芽笼的氛围截然不同,她没有历史、文化,或者回忆的包袱。她甚至没有成为旅游地标,每年要吸引多少游客,引进多少旅游收益的KPI(表现指标)压力。

  采访“芽笼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对变化的反应敏锐,因为变化即是商机。这几年,中国客工多了,迎合他们的消费形态跟着出现,所以芽笼让外人觉得像个Chinatown。芽笼人看到的则是更深刻的需求与供应的商业定律。

  与此同时,芽笼横巷里散布着的许多宗教团体、社团,他们是芽笼不变的基石。

  哪天,芽笼脱下了“唐人街”的外衣,只要仍拥有顺其自然、各自为政和不同的社区精神,芽笼还会是“生猛鲜活”的芽笼。

  但是,当牛车水正逐渐失去老字号的美味和传统工艺,以及好几代人共同拥有的生活形态,它除了硬邦邦的建筑物,还有什么是可以让我们引以为豪并推荐给外国朋友,甚至珍而重之地传给下一代的?

  “新移民”能不能继续丰富牛车水的生活文化?也许正如在安祥山开设英文文学书店的本地年青人陆文良受访时所说的,只要新成员是抱着在牛车水长期经营的打算,自然对这个社区有所贡献。

  让人担心的不是变化,而是在新旧交替过程中,原本文化遗产和集体回忆便不够多不够深的年轻岛国,更浅薄,更表面化了……(赵琬仪)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