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石狮籍老板从街头混混到首富 超越富士康 大闽网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烽火中文网_福州四中_丰益国际|杜洋工作室|读者网|东至二中文正
阅读模式 查看原图

最近,一则新闻,有人吃了旺旺,运气并未变旺,因而状告旺旺食品,博了不少眼球.....在大家一笑而过之后,却发现2016的《福布斯》富豪榜发布,在我国台湾富豪排名中,富士康科技集团的郭台铭名落第二。超越这位大名鼎鼎制造商的人,是祖籍石狮市灵秀镇华山村,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

这是蔡衍明自2015年以来两次获得台湾首富的称号。

和许多出生贫寒、在饱受人生苦楚后奋发图强的富豪们迥然不同,从小不爱读书,浪荡于花花世界的蔡衍明,因为一次生意失败而“性情大变”,一夜之间开悟了。而蔡衍明的创业生涯也并不平坦,但最终他用事实证明,自己不会输。

一、 19岁败光1个亿,半夜听见狗“汪汪”

蔡衍明19岁那年,父亲从朋友那里接下了宜兰食品厂。因为没有时间经营,他的父亲便将食品厂交给蔡衍明经营。

当时的蔡衍明,对于读书毫无热情,每天厮混在街头和电影院。没有文化,也没有管理知识的蔡衍明刚到厂里时,完全找不到头绪。

他回忆说:“我账也看不懂,人也不认识,我又不敢问。损益表是赚是赔,我也不知道。”

这样的他,却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不再做代工外销,要做自己的品牌产品。他说:“代工要看别人的脸色,要被压价,甚至随时都可能踢你出局。”

当时,宜兰食品厂是一家外销加工厂,主要生产鱼罐头。蔡衍明觉得做代工要看别人脸色,于是决定将其转型为内销品牌,并开始生产“浪味鱿鱼丝”。 然而生意的状况却出乎蔡衍明的预料,做内销要赊账,东西卖出去却收不回来钱。

一年多下来,蔡衍明没有迎来预料中的成功,赔掉1个多亿,不仅将厂里原有的资本全部赔光,还需要家族贴钱来补救。

很长一段时间,他不敢抬头、不敢与家人对视。背负着“败家子”的标签,他甚至觉得每个人都在嘲笑他。

某夜,深睡中的蔡衍明梦见有狗冲自己汪汪叫,冥冥中像是在召唤自己。天尚未亮,蔡衍明便一骨碌爬起来,跑去当地供奉灵犬的八王公庙祭拜。自此以后,曾经招摇过市的蔡衍明收敛心性,像变了一个人。

一直想向世人证明自己不是败家子的蔡衍明,在米果生意上发现了机会。足足花了两年多时间软磨硬泡,年轻的蔡衍明终于从屡次给他吃闭门羹的日本“米果之父”桢计作手中,获得了米果制造技术。

就这样,宜兰食品厂变作了“旺旺”食品厂,蔡衍明的米果生意发达之后,去那家八王公庙祭拜的香客便络绎不绝了起来。

二、 一路搏杀,凶猛的旺仔

幼年时,蔡衍明就说过“在街头看一年,胜过读三年书”。

或许正是因为从小就喜欢站在街上,站在人流中观察世界,没有多少定式思维的约束,才让蔡衍明在商业领域一出场就敢打出不同的牌,又能在败绩中一念觉悟。

20世纪80年代是台湾经济快速发展繁荣的一个阶段,也因此休闲食品在这个年代背景下就如同今天大街小巷的咖啡馆一般,成为一种时尚潮流。

1983年开始,凭借师承米果之父的技术优势,大手笔的营销投入,快速的渠道入侵,印着“旺仔”标志的米果热卖全台湾,而蔡衍明更是利用先发优势和成本优势,主动发起价格战,甚至将可口、义美等竞争对手挤压出市场,而旺旺则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一番鲸吞蚕食之后,蔡衍明的目光投向了数倍量级的大陆市场。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中不断强调大陆市场要进一步开放,这让蔡衍明嗅到了其中机会,立刻决定投入“更刺激”的市场。

投资大陆市场,蔡衍明尽显商人的精明,先是落子更多优惠政策的内陆省份 湖南,成为其第一家台商企业,投产之后又将产品分送给上海、南京、长沙、广州等地的学校,给学生试吃,大受欢迎。紧接着,蔡衍明便发起铺天盖地的广告攻势,伴随着“你旺我旺大家旺”广告词的家喻户晓,旺旺在投产当年就创收2.5亿元人民币。

此时,米果这种类型的休闲食品在大陆几乎就是待开发的蓝海市场,眼见旺旺米果大赚特赚,康师傅等台企以及上百家大陆企业,纷纷开厂,1994年时竟有200多家厂商加入“米果大战”,也使得米果价格开始下跌。

眼见竞争者的一拥而入,蔡衍明一边再度祭出价格屠刀,推出四个副品牌迅速砸低米果的市场价格,使米果从最初的一公斤50元,骤降到1公斤5元钱。这种惨烈如“割喉”式价格战非常奏效,对手来得快,脚跟未稳就被旺旺“斩草”出局。

另一边,为了降低自身的生产成本,旺旺必须扩大在大陆生产基地的布局,蔡衍明利用彼时各个地方政府高涨的招商引资热情,用较低的成本完成了制造端的快速扩张,更是大大增强了旺旺的市场控制力。很快米果价格又基本恢复到了刚开始的水平,旺旺的市场地位从此再也无人能撼动。

三、 不满现状,不惜个人举债8.5亿,每天背负15万美元高额利息,坚持二次上市

2007年,在新加坡上市的旺旺股市交投不够活跃,自从旺旺上市后表现一直平淡,虽然每年净利率达16%,却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年在香港上市的康师傅市盈率一度达40倍。

蔡衍明说:

“差人家很多,成就感没有了,叛逆感就出来了。”

于是,蔡衍明决定退市新加坡,在香港上市。这一回,蔡衍明让外界真正看到他的胆识。

2007年5月28日,蔡衍明以私人名义向12家银行财团联贷8.5亿美元,用于收购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旺旺26.35%流通股股份,以完成私有化。这一做法无疑极其冒险,因为他要顶着每天高达15万美元的贷款利息,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从撤离新加坡,到登陆港交所,前后只用200天,旺旺的市值则从35亿美元提升至51亿美元。这也成为业界公认的近些年来亚洲规模最大、杠杆比率最高的巨额融资经典。

四、 在质疑声中投资媒体,他说:越不是赚钱的时间点,投入的机会反而越好

2008年,旺旺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媒体行业。2009年,旺旺集团跨足媒体产业,买下拥有中国时报、工商时报、中国电视公司、中天电视等多家媒体的中国时报系,蔡衍明还斥资入股香港亚洲电视。

而蔡衍明接手时的中时集团,经营状况惨淡,哪怕是媒体行业内的高手也难起死回生。何况是经营了30年食品生意的蔡衍明。

也有人质疑,在台湾经济一片不景气中,媒体经营愈来愈艰困,为什么要选在这个时间点投入媒体事业呢?

而事实是,这个商业才子,又一次证明大多数人错了。蔡衍明的理论是“越是不赚钱的时间点,投入的机会反而越好”。

面对在前东家受伤连续巨亏的中时集团,商人蔡衍明先是大刀阔斧的进行了内部整合,打通了原本“各自为政”的旗下媒体,极大调动起了旗下媒体的联合作战能力,一改此前的“自由风气”。

虽然并没有在专业上有多少干预和改变,但蔡衍明在经营管理上大大加强了管控,一切以财务优先,并要求采编部门重视盈利。通过业务部门与编辑系统的整合,采编部门主管可以身兼运营部门总经理职务。通过这样的举措,蔡衍明一再冲击中时人过去的思维模式。

媒体业务经营的好,而蔡衍明始终认为:媒体的重点责任,应该是考虑怎么让民众的日子过得更好,这比较重要。

2015年8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15胡润全球华人富豪榜》,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以610亿人民币资产夺下台湾首富。

2016年,蔡衍明再次蝉联台湾首富位置,郭台铭第二。

回想起第一次经商失败的蔡衍明,这位胆识超人的首富却说:

“一个人成功,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失败。今天的成绩太过于夸大了,以后等哪天你又稍微往下走了一点,你怎么面对人家?”

【编辑:彭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