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血纳入征信系统,可否发挥正反双重作用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烽火中文网_福州四中_丰益国际|杜洋工作室|读者网|东至二中文正
阅读模式

据新华网报道,近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促进无偿献血工作健康发展的通知》提出,各地应探索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建立个人、单位、社会有效衔接的无偿献血激励机制,对献血者使用公共设施等提供优惠待遇。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无偿献血人次和采血量连续20年增长。2018年,无偿献血人次接近1500万,采血量达到2500万单位。这些成绩值得肯定。但我国无偿献血存在结构缺陷,即个体自愿低于团体组织,这需要更多激励机制点燃个体献血热情。

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无疑是一种有效激励机制。因为无偿献血者可以享受“让守信者处处受益”的待遇,比如让献血者在使用公共设施、参观游览政府办公园等方面享受优惠待遇。

但一种声音认为, 将无偿献血纳入社会征信系统以此鼓励献血,有让自愿行为变成软性强迫之嫌。还有人认为,无偿献血与个人信用无关。在笔者看来,纳入征信并非强迫无偿献血,如果某个人不愿献血,并不影响其信用。既然纳入征信能鼓励无偿献血,可以发生关系。

实际上,一些地方已经迈出探索步伐。比如去年山东威海出台相关文件规定,参与无偿献血将作为良好信息为个人信用加分,该市已有数万名献血者获得信用加分,将有机会在公立医院、金融活动、行政许可、评先选优等活动中享特殊待遇。但多数地方还未探索。

上述文件显然是在推动全国各地加入到无偿献血与征信系统挂钩的行列。期待各地有关方面早日采取实际行动,让征信系统在激励无偿献血方面发挥出积极作用。此举不仅有利于保障血液供给满足临床所需,还能培养各地市民的公益精神、信用意识和公民素质。

不过从上述文件看,将无偿献血纳入征信系统的目的只是想发挥激励作用。虽然激励是必要的,但除此之外还应该发挥征信系统的另一功能,即倒逼失信者守信。实际上,过去在无偿献血领域同样存在某些失信行为,这些行为也不利于我国无偿献血事业发展。

比如,在浙江温州等地曾出现过“献血功臣”的亲属无法优先用血的现象。这既不符合献血者优先用血和其配偶、直系亲属优先等量用血政策,也容易造成一些献血者寒心,不利于无偿献血事业发展。对于这种违规、影响献血的单位和个人能否纳入失信名单?

再比如,一些地方的“血头”“血贩子”非法组织他人卖血,是否应该用失信机制来惩戒?虽然国家有关方面要求2018年3月底前全国停止开展互助献血,但去年11月,某地仍有“血头”打着“帮献血”的幌子“吸着血”。对这种现象,征信系统应该参与治理。

当然,通过征信系统激励和倒逼无偿献血事业更好发展只是一方面,此外还要完善其他激励措施,比如有专业人士去年建议,研究和改进无偿献血制度设计,培育形成正确的导向,包括采供血机制要透明化,提高政府公信力;加大医保覆盖输血相关费用范围等。

上述文件还要求,探索建立“互联网+无偿献血”服务模式,为献血者提供个性化服务。完善献血者及直系亲属出院时直接减免用血费用流程等,也需要各地探索和完善。当我们把征信系统、互联网、医保等要素都纳入无偿献血体系中,必将加快献血事业发展。

猜你喜欢